什么样的军魂可不朽? 政治信仰激发强大精神力量
福建国防网|2017-07-28|来源:中国青年报

 

中国人民解放军是一支战火中走来,拥有近一个世纪发展史的军队,一支在所有对手面前都展现出胜利者姿态的军队,一支得到党和人民高度信赖的军队……是什么基因或品质造就了如此优秀的人民军队?这是每个关注者必然会提出的追问。

习近平总书记在布鲁日欧洲学院发表主旨演讲时指出:“历史是现实的根源,任何一个国家的今天都来自昨天。只有了解一个国家从哪里来,才能弄懂这个国家今天怎么会是这样而不是那样,也才能搞清楚这个国家未来会往哪里去和不会往哪里去。”其中内含方法论,因而是认识这支军队的重要切入点和路径。

在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之际,探究其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尤其探究其成长壮大的根由,以指引前进方向,保证走向世界成为更加强大的大国军队,必须从更为广阔空间与历史纵深入手,通过多维思维探究思索。

政治信仰激发强大精神力量

中国军队较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军队有着迥异的精神系统和力量之源。我军建构的是以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为内核的政治信仰,而世界大多数国家的军队鼓励官兵信仰宗教,以此获得精神支撑。甚至脱胎于苏联红军的俄罗斯军队,在苏共退出后,所作的选择便是迅速恢复宗教信仰。

政治信仰和宗教信仰虽然解决的都是精神世界的问题,但本质内含、作用空间与作用力差异很大。西方军人极度恐惧之时,会在胸前画十字,乞求上帝保佑。所以,美军等西方国家的军队多设随军牧师,甚至有随军小教堂。我军官兵断不会从上帝那里求得心理安慰,获得精神支撑,而只能从奉献自己以维护党、国家、人民的利益过程中,产生道德感和神圣感,由此生成精神力量。

比较而言,宗教信仰在开展慈善活动中和实现自我心理安慰上更有效,但在完成政治任务、实现国家意志,特别是处于阶级对抗时的政治生态下,政治信仰更能激发精神力量,比如,“阶级仇、民族恨”就曾激发出我军官兵强大的牺牲精神,保证这支装备远远落后于美军的军队,最终将对手逼上谈判桌。

因政治信仰而来的巨大精神力量,让对手敬服,确信无疑。有参加过朝鲜战争的美军在回忆文章中说道:“中国军人战斗到最后一个人的姿态,就像殉道者似的,这大概不是因为命令和纪律,一定源于信仰,他们信仰共产主义,憎恶帝国主义,相信战争是正义的,这已经进入思想深处,不,已经渗入骨髓!”

当然,切到问题最本质,还是毛泽东在《井冈山的斗争》一文中所说:“同样一个兵,昨天在敌军不勇敢,今天在红军很勇敢,就是民主主义的影响。红军像一个火炉,俘虏兵过来马上就熔化了。”

为什么中国共产党为这支军队建构的精神大厦能够产生如此强大的力量?原因在几个方面:

一是战争这一特定形式为政治信仰发挥作用提供了巨大空间,同时却限制了宗教信仰的作用发挥。政治信仰落到实处就是为人民利益而战,因而得到人民群众的拥戴和支持。比如,革命战争年代涌现的沂蒙红嫂乳汁救伤员,甚至是舍身救子弟兵,这些最能生成道德力量和精神支撑。比较而言,因为宗教信仰只能存在“灵魂深处”,满足自我心理需要,因而精神力量生发空间有限。

二是政治信仰可以把一个群体乃至集团变成命运共同体。宗教信仰着重点和着力点在心理体验,满足的是个体的心理需求,这一基本特征决定了,教徒间会因情感互动生成情感纽带,但未必能够形成紧密而又稳定的命运共同体,尤其不能在无直接接触的情况下,形成共同目标和共同意志。换言之,政治信仰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军队,上到统帅下到士兵,即使非直接接触,因有共同政治理想而实现了精神上的紧密联系,进而决定一起为着共同目标执著前行,即使一批批倒下,仍然有新的追随者加入进来,永续进行,绵绵不绝。

三是政治信仰与政治集团的职能使命和行为方式高度契合,又因为这种契合度而化作集体无意识,自然地注入集团的精神血脉。宗教信仰因教义原因或许与军事活动形成排异反应,比如《血战钢锯岭》中的主人公,就因宗教信仰而拒绝带枪上战场,并且在发动攻击时还要进行祷告。这意味着,宗教信仰的道德感一般在社会慈善活动中产生,而不会产生于战场。既然不能通过宗教信仰生成道德感和神圣感,这种信仰就不会为其提供英勇作战的更大思想支撑。

诸如此类的差异决定了,以共产主义信仰武装起来的人民军队,政治品质中可以生发出其他军队无法生成的强大精神力量。

更多》相关新闻
更多》热点推荐
更多》热点图片
更多》军事动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