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福建国防教育网 > 首页> 国防教育> 正文
罗汉岭上枪声远 革命先驱气质存
福建国防网|2018-05-16|来源:福建日报

  瞿秋白文学院

矗立在罗汉岭上的瞿秋白烈士纪念碑 阙小琴 摄

1992年,瞿秋白之女瞿独伊前往长汀,在父亲纪念碑前悼念。 阙小琴 翻拍

“那时候我还小,父亲牺牲的时候我哭出病来了,我始终不明白,儒雅的书生和壮烈的革命者,哪一个是我的父亲?”在新华社创作的微电影《红色气质》中,中国共产党同龄人瞿秋白之女瞿独伊向自己,也向观众发出了这样的提问。

瞿秋白出生在江苏常州,但他牺牲在长汀,这里留下了他人生的最后轨迹。

濯田被捕陷囹圄

1934年9月,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中央红军被迫实施战略转移。1934年10月上旬,红军主力开始了二万五千里长征,何叔衡、瞿秋白等留在中央苏区坚持游击战争。1935年初,中央苏区的形势变得异常险恶,在这危急关头,苏区中央分局根据中央指示开始做分散突围的准备工作,在瞿秋白、何叔衡转移到中共福建省委、省苏、省军区驻地长汀县四都镇汤屋后,福建省委、省军区派出数十人组成的便衣队,护送已近花甲之年的何叔衡和病弱的瞿秋白,以及邓子恢、张亮(项英之妻)、周月林(梁柏台之妻)等去闽西,再绕道上海。然而,一行人最终未能抵达上海。

1935年2月24日,一行人渡过汀江后来到长汀县水口镇小迳村(今濯田镇梅迳村),由于行军疲劳,准备休息片刻,却在烧火煮稀饭的过程中被敌人发现,双方展开激烈的战斗。经历一番激战后,何叔衡因为年纪较大,为了不拖累部队,最终选择跳崖,之后被敌人发现,遭枪击后牺牲,而病弱的瞿秋白和张亮、周月林则被俘。

根据邓子恢同志生前的回忆,在激战中,他曾三番五次地叫瞿秋白赶快向外突围,然而身患重病的瞿秋白躺在担架上,已经精疲力竭,他说:“我病到这个样,实在走不动了,你快点走吧!”邓子恢拉他走,他都坚持不走,最终,邓子恢冲出了重围,离开长汀。

根据长汀县党史办原主任王其森生前整理的《瞿秋白被俘前后的主要记事》一文,瞿秋白等三人被俘之后遭受过严刑逼供,但是瞿秋白咬定自己叫林琪祥,是一名医助。此后,瞿秋白等三人被押解到上杭。其间,瞿秋白为了掩护真实身份、迷惑敌人,还写了一份“笔供”,编造了一套假情况,并用假身份写信给鲁迅、周建人,希望设法保释,这期间瞿秋白一直是比较安全的。

身份暴露危机生

“瞿秋白的身份暴露是因为叛徒的出卖。”长汀县博物馆原副馆长陈伟田多次参与瞿秋白烈士纪念馆的布展,对瞿秋白一生有比较深入的研究。4月27日,跟随陈伟田,记者来到了当年关押瞿秋白的囚室。“瞿秋白在这里待了40个日夜。”陈伟田介绍道。

1935年4月10日,福建军区指战员在长汀腊口被国民党反动军队包围,福建省委书记万永诚壮烈牺牲,其妻被国民党第八师捕获,供出了在濯田地区被捕者之中有瞿秋白。随后,5月9日,瞿秋白被解送到了长汀,囚禁在了国民党三十六师师部。第二天,在叛徒郑大鹏的指认下,瞿秋白的身份彻底暴露。在长汀这短短40个日夜里,瞿秋白都经历了什么?

如今,走进窄窄的囚室,这里还是当年的样子,而瞿秋白的身影却已远去。

陈伟田说,早年间,他和康模生、肖爱莲专程前往过广州,访问了当年给瞿秋白看病的军医陈炎冰,并整理成《瞿秋白狱中两三事——记军医陈炎冰的回忆》一文。

根据陈炎冰的回忆,当时因为瞿秋白患有肺病,他经常去囚室给他看病,其间,还找了几本书给瞿秋白看,瞿秋白则向他和看守宣传马列主义、共产主义,并将写的《卜算子》《浣溪沙》《梦回》抄送给了陈炎冰。此外,瞿秋白还赠送了一张半身照给陈炎冰,并题诗一首:“如果人有灵魂的话,何必要这个躯壳!但是,如果没有的话,这个躯壳又有什么用处?”诗末有一段跋语:“这并不是格言,也不是哲理,而是另外有些意思的话。”

入狱期间,国民党中央党部、军统,多次派人劝降、诱降瞿秋白,但是瞿秋白坚定地说:“人爱自己的历史,比鸟爱自己的翅膀更厉害,请勿撕破我的历史!”

“他很乐观,心情很开朗,没有愁眉苦脸,肺病也没有再发作,身体还可以。”这是陈炎冰记忆中的瞿秋白,虽然身陷囹圄,自度生命将遭不幸,却依然乐观,每天坚持看书、写东西、刻图章。“瞿秋白写《多余的话》,一连写了几天,写得很快。”陈炎冰回忆说,自己亲眼看见瞿秋白在写《多余的话》。

罗汉岭上丰碑立

1935年6月18日,瞿秋白走出了这间窄窄的囚室,被押至长汀中山公园凉亭前拍照。随后,瞿秋白唱着《国际歌》和红军歌曲,从容走向刑场,当他走到罗汉岭上的一块草坪时,回过头说:“此地甚好。”尔后,盘膝而坐,英勇就义。

从此,一座丰碑在罗汉岭矗立!1952年10月,占地176平方米的瞿秋白烈士纪念塔建成。1965年,当地政府部门对其进行了修建,对塔身加大加高,改称为瞿秋白革命烈士纪念碑。1983年,当地政府部门对纪念碑再次进行重修,全国政协原副主席陆定一同志题写了“瞿秋白烈士纪念碑”八个大字。1985年6月18日,福建省委、省人民政府在纪念瞿秋白就义五十周年大会期间举行了揭碑仪式。1986年10月,经国务院批准列为国家重点烈士建筑物保护单位。

如今,走进罗汉岭,这里不仅矗立着瞿秋白烈士纪念碑,当地还在纪念碑旁建立了瞿秋白纪念馆,该馆成为长汀县唯一一个由中宣部公布的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

“瞿秋白出生在江苏常州,牺牲在长汀,他的革命精神永远留在了长汀,我们有责任有义务在老区弘扬好、传承好瞿秋白崇高的革命精神和气质。”长汀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卓国志说。

据不完全统计,2016年全年前往参观的游客有26万人次,2017年有28.5万人次。“参观量每年都在递增。”瞿秋白烈士纪念馆管理所所长王莉告诉记者,当地已经着手准备对瞿秋白纪念馆、纪念碑以及纪念广场进行全面提升改造。“纪念馆现在的陈列方式、内容等相对比较陈旧、落后,我们将会增设一些新的内容,新的展示方式等。”王莉介绍说。

文学院里英才出

长汀县文联主席、瞿秋白文学院院长吴启蒸一直以来尝试用各种文学体裁来描写瞿秋白,打造瞿秋白在文学上的形象。“之前完成了小说《秋白之死》、话剧《英雄觅渡》、戏曲《秋白之死》的创作,现在正在创作《秋白之死》连环画。”吴启蒸说,希望通过创作关于瞿秋白的文学作品,加深世人对瞿秋白的理解,加强对瞿秋白的宣传。

2014年6月,在吴启蒸的推动下,瞿秋白文学院在长汀成立,内部设立创作联络部、培训研究部、产业发展部、文学创作培训中心等,是长汀及闽粤赣边文学界的重要活动基地。

当下,瞿秋白文学院已经成为闽西的一张重要文化名片,正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主办福建省第二届文学院院长联席会议,承办“客家首府·大美汀州”全省著名作家文学采风、中国作家协会“重走长征路”等一系列作家创作采风活动,开展了一系列公益性文学座谈会……从成立至今,瞿秋白文学院举办了丰富多彩的活动,吸引了当地、全省乃至全国各地的文艺界名人、文学爱好者。其中,2015年9月启动的“文学沙龙”活动,不仅搭建了一个良好的文学交流活动平台,更是成为当地一个文学品牌。

吴启蒸说,文学院将立足福建,面向全国,力争打造成为全国一流的文学院,打造成为福建知名文化品牌,为繁荣中国的文学艺术事业作出积极的贡献。

更多》相关新闻
更多》热点推荐
更多》热点图片
更多》军事动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