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福建国防教育网 > 首页> 国防教育> 军事动漫> 正文
我终于可以换发型了
福建国防网|2017-12-04|来源:解放军报

  元喆翰绘

“咋这么丑呢!条令里没说非得‘卡三毫’啊!”看着镜子里班长刚给剃的寸头,我这心里特别不是滋味。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剃寸头,已经成为我们连一项不成文的“条例”。其他连队都在背地里笑话我们是“寸头连”。最让我感到气愤的是,每次我与同年兵战友申伯豪相遇的时候,他总是笑得最大声。

“大家不都是这个发型么?要丑也不是你一个人丑!你们这帮‘95后’,就爱臭美!”班长语气严肃,有些不太高兴。确实,我们连不论是连长指导员,还是班长战士,都是“清一色”的寸头,像极了刚收完的麦茬,头皮在其中若隐若现。

刚剃完头的王远航紧皱着眉头:“班长,那其他连咋就不用剃呢?我看他们二连,啥样的发型都有。”

“别人有别人的规矩!从我来咱们连开始,大家就一直是这个发型,也没见谁像你俩这么大意见。”班长语气中透着不满。

“可是班长,明明《内务条令》上规定了男军人有四种发型,为啥咱不能按照条令条例来啊?”我不服气地说。

班长的脸瞬间黑了,“让咱们统一剃成寸头,不是为了军容风纪检查时不冒泡么!再说了,上级要是来检查,那不是能显出咱们整齐划一、令行禁止的作风来么!”

我依旧不服:“班长,条令条例里明确规定了军人的一言一行,难道不按照条令条例做反倒是好作风了?”

我的这番话,引来了同班战友们一致叫好:“班长,正豪说得在理儿啊!”“是啊班长!这可是关系到咱们的‘头等大事’,为什么不能按条令来呢?”

看着大家都开始发牢骚,班长气得涨红了脸:“让你们剪就赶紧剪!谁再议论这个问题,我罚他去操场上跑5公里!”

大家虽然都噤了声,但我却更加困惑了:旅里一再强调各项工作要依法,怎么发型问题在我们连,就不能依法了呢?

我将自己的困惑挂到了旅政工网上,不仅得到我们连队战友的大力“顶帖”,更是引来了其他连队战友们的大量“围观”。

很快,这件事就得到了机关管理科的回应,他们结合军容风纪检查时机进一步明确了发型标准,并强调,军人的一言一行均应以条令条例为准则,任何人都没有超越条令条例的权力,任何不符合条令条例规章制度的行为都是违法违规的行为,必须坚决禁止。

“寸头连”终于成为了历史,我也终于可以换发型了!

(姜华、王雪整理)

更多》相关新闻
更多》热点推荐
更多》热点图片
更多》军事动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