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福建国防教育网 > 首页> 国防资讯> 国防资讯> 正文
西沙“岛龄”最长的兵邱华:用英语驱离外国军舰
福建国防网|2017-08-10|来源:解放军报

  邱华(左)在执勤中。薛成清摄

万顷碧海,一抹白沙。

驻守西沙中建岛10余年,邱华已成长为海军某水警区中建岛守备队三级军士长、西沙“岛龄”最长的兵。

别看他目光平和、身材瘦削、皮肤黝黑,骨子里却像极了这座小岛:一样不惧风浪,一样不怕孤寂,傲然挺立在这片蓝色国土上。

“面对狂潮水,沉着有力的脚跟,扎进沙和土”

——摘自邱华组诗之《木麻黄》·关于坚守与眷恋

阳光,海浪,白沙滩。中建岛海景如画,却难一见钟情。

“守岛别守中建岛!”靠港、下船、登岸,直到步入营区,邱华还在心中嘀咕着新兵班长半开玩笑的话。

在西沙官兵眼中,中建岛的美“出尘脱俗”,它的苦也是“出类拔萃”——由珊瑚和贝壳风化而成,面积仅1.5平方公里,人称“荒岛、火岛、沙岛”,常年高温、高湿、高盐分、高日照,缺淡水、缺泥土、多热带风暴,曾经寸草不生,被喻为“南海戈壁滩”。

白鸥问我泊孤舟,是身留,是心留?

“我是该走,还是留?”1999年,邱华放弃高薪工作从军报国,梦想着成为一名驰骋大洋的水兵。而来到中建岛,每天看云游四海,看海鸥翻飞,他的内心也曾有过疑问。

他曾怨风。

狂暴的台风,把小岛吹得变了形。一个多月见不着补给船,餐桌上只剩下腐竹、海带、粉丝“老三样”,就连战友过生日也只能在黑板上画个蛋糕。上岛不久的邱华写下一首诗:“当你弥漫天空、封锁大海,孤单,绝望,就紧紧地追随我。”

心霾散去是第一次送岛上老兵退伍之时。老班长刘正深抱住主权碑,泪水夺眶而出;舰船起航时,他突然高喊“祖国我爱你”“西沙我爱你”,喊得声嘶力竭,喊得泪流满面。船出港了,人看不清了,岛上官兵还能听到他的呼喊声。此情此景,让邱华的内心如海浪澎湃,要留下来,要看一看,到底是什么让老兵对小岛如此不舍?

他曾恨海。

每逢寒潮,大海暗潮汹涌,小岛交通阻隔。2003年的一天,邱华在岛上接到电话,惊悉妹妹被歹徒杀害的噩耗。电话里父母悲痛的哭声,让他恨不得立刻飞回去。可是,交通船偏偏因寒潮不能出航。邱华急得嘴角起了泡,直到11天后才回到家中。

归队后,邱华情绪低落,每天独自绕着小岛转圈。是战友们一句句暖心的话语,组织的一次次真情援助,让他渐渐摆脱了失去亲人的痛苦。驻西沙部队首长和机关多次向地方相关单位发函协调,经过军地共同努力,凶手最终被绳之以法。心情渐渐平复后,邱华说:“我要对党感恩一辈子。”

10多年时间里,邱华有多次机会可以下岛,可他留下来的决心却一次比一次坚定。守岛的艰苦岁月,让他听懂了风吟,看懂了海潮,读懂了西沙:这是一个曾经饱受屈辱的群岛,外军遗留的法国楼、日本楼、哨塔仍在无声诉说;这是一片鲜血染红的沙洲,18名官兵为捍卫祖国主权英勇献身。

“你知道吗,随着季节变换,南海的风扑在脸上有不同滋味。”

“你知道吗,随着阴晴变化,西沙的海细看上去有七种颜色。”

日月轮转,潮涨潮落,耐盐渍的木麻黄倔强生长,喝海水的海马草绿了又红、红了又绿。不离不弃,长相厮守,时光把坚守的誓言慢慢酿成内心的眷恋。

驻守中建岛的官兵,上岛都会种一棵“扎根树”。邱华也曾种下一棵椰树,却被台风无情刮倒。决心留在这里的他并不气馁,又种下第二棵椰树。

小岛本无树。人扎了根,树方能活。

今天,南海灼热的阳光下,绿意盎然的小岛上,那棵高大的椰树繁叶透绿,硕果累累。

更多》相关新闻
更多》热点推荐
更多》热点图片
更多》军事动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