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福建国防教育网 > 首页> 国防资讯> 国防资讯> 正文
童养媳舍家干革命 动员“小丈夫”投身军营
福建国防网|2017-07-20|来源:人民网-军事频道

1950年,抗美援朝战争爆发,二野要抽调一部分部队入朝参战。我们这个野战医院实施整编,设立一、二、三所,一所留在四川,三所去朝鲜,我们二所属53师师部野战医院随部队进军西藏。当年7月,二所进到西康。直到1952年的春天,我们到达位于金沙江东岸的德格县城,渡过金沙江到了岗托镇,到了岗托镇这才算真正进藏。

稳定下来后,我开始跟家里通信。姚家收养我近十年,我忘不了这份恩情。从姚来田的来信中,我得知他爹在我走后的第二年就病故了,剩下他孤身一人。于是我希望他来部队找我。直到1952年年底,姚来田几经周折才总算抵达我所在的部队。

离家快六年,我已经从当年那个灰头土脸、面黄肌瘦的“姐姐”成为了一名解放军女战士,姚来田也从一个瘦弱的小男孩长成了大小伙子,还高我一头。见到我时,他就像不认识我似的怔怔盯着我看,说不出话。

虽然我的“家属”来了,但我早已心定:西康需要人,西藏需要人,我现在不能离开部队,我要把他留下来。

因为只有先结婚部队才能批准他当兵,于是我用婚姻把姚来田“绑架”进了部队,他成为了我们野战医院的一名仓库保管员。

1954年春,我有了自己的孩子,第二年我便转业到了四川省广汉人民医院,整整八年的军营生活就这样结束了。

1958年,姚来田转业到了贵州省福泉县,随后我带着孩子们从广汉来到贵州省福泉,从此以后,我们就在福泉扎下了根,共同投入了地方建设。

1978年,我把大儿子送进广西部队,1979年又把小儿子送进云南部队。在祖国和人民需要的时候,我和我的家人毅然决然走进军营,为民族独立和国家解放出生入死,我为之深感骄傲。

从1947参加革命到2017,整整70年,我看到祖国繁荣昌盛,我为之自豪。

我已经86岁,走不动了。我想念我走过的那些山山水水、想念我的北方南方、想念黄河长江和雪域高原、还想念我那些可亲可爱的战友。

亲爱的战友啊,你们还好吗?(作者:王玉霞 贵州省福泉市保健院离休干部)

更多》相关新闻
更多》热点推荐
更多》热点图片
更多》军事动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