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福建国防教育网 > 首页> 军事理论> 专家文章> 正文
思想观念落后是致命落后 联合作战需确立新型作战观
福建国防网|2017-06-06|来源:解放军报

信息化战争是体系和体系的对抗,战场空间向陆、海、空、天、电、网多维空间拓展,诸军兵种一体化联合作战成为基本作战形式,非接触非线式非对称作战成为重要的作战方式。建设世界一流军队,打赢信息化战争,必须自觉地转变传统的作战观念,适应战争形态、作战方式转变的新情况,确立全新作战观念。

确立新的作战价值观。作战价值是以作战目的实现程度为标准衡量作战效果。传统战争的主要目的是攻城略地和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因此,其衡量作战价值的大小就是看实现这一作战目的的程度如何。然而,信息化条件下的作战目的发生了变化,其内涵已演变成影响和干涉敌战略决策、破坏或瘫痪敌作战体系,相应的作战价值观,就是要把是否影响和干涉敌战略决策、破坏或瘫痪敌作战体系,作为是否达成战略目的的关键,作为衡量作战价值和效益的重要标准。基于此,未来作战,要注重集中精锐打击敌方认知系统、信息系统等要害目标,破坏和瘫痪敌作战体系,削弱或剥夺敌整体作战能力,动摇或摧毁敌战争意志和图谋。

确立新的作战力量观。作战力量是军队战斗力的基本载体。不同类型的作战力量担负不同的作战功用。在传统条件下,单一军兵种可以是决定战争胜负的关键因素,其作战能力的强弱是战争胜负的关键。历史上曾出现了诸如骑兵制胜、炮兵制胜、海军制胜、空军制胜、机械化制胜、核武器制胜等作战力量观。但是信息化条件下的作战是联合作战,必须强化多元一体的联合作战意识,努力构建一体化联合作战的力量体系,充分发挥诸军兵种的整体威力。为此,未来作战力量构建要通过“网络 ”逐步实现情报信息、指挥控制、火力打击、综合保障等一体化,构建我军“云作战”体系,让各种武器系统和单兵终端无缝链接一体生成“作战云”,以最有效的方式聚集力量并实施作战行动,以获取最大的作战效能。

确立新的作战战场观。历史表明,能够有效地从传统领域转入全新领域作战的军队,总是能获得巨大的战略优势。相对于领土、领海和领空的版图意识,信息空间、心理空间等众多新型空间,具有开放性、广延性、无限性和不确定性,为人类的生存与发展提供了无限空间和无限可能性,也是信息化战争的新战场,已成为军事强国争夺的新的“军事制高点”。国家政治、经济、科技、文化、军事的安全,将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有效拓展、管辖和捍卫好“新边疆、高边疆”。未来作战,战场布势必须辩证处理一维与多维、有形与无形、传统与新型、现实与虚拟等多维多元战场,并以此来建构新的军队战斗力结构及其相应的制度框架。

确立新的作战人机观。人类战争发展的历史表明,战场上作战人员的密度,是随着军事技术和武器装备的发展特别是随着“杀伤力指数”的增加而呈现下降的趋势。特别是在人工智能迅猛发展的今天,在武器系统中,人的智能被物化在武器系统中,使得武器系统不仅可以延伸人的肢体,而且可以部分延伸人的头脑,具有了某种程度的自主性和能动性。与载人作战平台相比,无人作战平台具有体积小、造价低廉、使用简便、适应性好、战场生存能力较强等诸多优点,以其持久力、高效性、任务灵活等特点以及独特的作战应用模式占据现代战争的突出地位,成为夺取信息优势、实施精确打击、完成特殊作战任务的重要手段。特别是无人化作战兵器的大量使用,开辟了智能化无人作战的新模式。未来作战,我们必须深刻认识无人化作战带来的严峻挑战,统筹好有人与无人作战力量的战场运用,以科学合理高效的方式组合运用,以最少的人员配置赢得未来战争主动,以最小伤亡赢得最大胜利。

确立新的作战指挥观。战争是力量的对抗,是一个由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等多种因素构成的极其复杂的事物。这其中,政治因素是战争的政治基础,是取得战争胜利的首要条件;经济因素是战争的物质基础,是取得战争胜利的重要条件;军事因素受政治、经济因素的制约,但它是取得胜利的直接条件;外交因素是辅助条件,但有时外交手段运用的好坏直接影响和决定着战争胜负。因此,作战制胜机理涉及内容、因素多。未来作战,我们要充分认识作战的复杂性,确立总体制胜观,统筹军事与非军事力量、战争与非战争方式、物质与非物质能量、现实与虚拟空间,贯彻遏制危机、控制战争、打赢战争的战略指导思想,坚持扬长避短,实施自主作战,灵活把握作战时期,灵活运用作战方式,灵活选择打击目标,牢牢把握作战主动权。许炎

 

更多》相关新闻
更多》热点推荐
更多》热点图片
更多》军事动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