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福建国防教育网 > 首页> 国防艺术 > 正文
歌剧《长征》让这群军旅文艺"大咖""压力山大"
福建国防教育网  |  2016-07-08 | 来源:解放军报  

歌剧《长征》剧照。高尚 摄

歌声中寻找那一片初心

—— 军旅文艺工作者参演国家大剧院原创歌剧《长征》的幕后故事

■本报记者 刘 璇

“今晚是最后一场演出了啊!”望着七月日历上那个大大的“6”,印青的心情十分复杂。

从2012年年底接下国家大剧院大型原创歌剧《长征》的作曲任务到现在,3年多时间,创作、排练、搬上舞台,印青也好像经历了一场艺术与精神的远征。如今,大幕即将落下,“心里绝不是完成任务的轻松,倒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不舍与伤感。”印青说。

这样的感觉,不止印青有。

全情投入的时光总会成为记忆树上最闪光的叶片。而一枝一叶,关乎的都是一个“情”字。在创作、排演歌剧《长征》的日子里,一位位军旅文艺工作者,以歌寄情,用心致敬!

5月25日,国家大剧院召开歌剧《长征》的新闻发布会。印青捧着4卷厚厚的、书页泛黄卷曲的大书走上台,立即吸引了众多媒体人的目光。那是他收集珍藏的不同版本的《中国工农红军歌曲选》,被他视为此次创作的灵感源泉。

“长征对于我来说并不陌生,从小就听父辈讲那时候的故事。从16岁到现在近50年的军旅生涯,更让我对这个题材有着比较丰厚的储备。因此,一种军人与生俱来的亲切感和责任感,促使我心头一热,毫不犹豫地接下了这部剧。”印青讲。

然而,冥冥之中似乎与长征本身的境况相契合,最初的“心头一热”并没有让印青的音乐“长征”顺风顺水。困境,迎面而来。

长征中有许多感人至深的故事,但矛盾冲突少、几乎没有反面人物,让戏剧的张力不是很大。“这种我们戏称‘顺撇’的音乐没有大起大伏,很难写。”

关于长征已有大量的优秀作品,究竟用什么美学风格的音乐才能有所突破?究竟怎么写才是对过去历史的当代解读?“这个找‘核’的过程,并不容易。”

歌剧是一种西方的“舶来”艺术品,如何在国际化和民族化之间寻找到一个平衡点?如何让80年前的故事让今天的年轻人爱看?“这远远不是技术所能解决的问题,而是精神层面的表达。”

一次又一次的深邃思索和自我考问,让印青在2015年初毅然决然地推翻了之前的所有设想和创作,重起炉灶。

主旨除了表现红军将士的英勇顽强,更注重表现他们的精神和情感状态,包括革命英雄主义,尤其是革命浪漫主义;音乐定位为中西结合、通俗与高雅结合的当代风格……“内核”既定,印青的音乐便展开了有无限外延的翅膀翱翔——6幕9场,音乐近3个小时,40多个普通唱段,10多个重点唱段,一个接一个地落地。

从艺46年,第一次演歌剧,阎维文打趣说自己是“老兵新传”,没什么比这次参演《长征》难。

他说:“怎么会有那么多歌!从头唱到尾,还有大段大段的咏叹调。歌剧的对白要求不是说出来的,而是用宣叙调唱出来的,有音调,有节奏,唱错一拍就影响别人的跟进。”

“怎么会有那么多戏!原本我以为演一个政委差不多就三四段戏,可本子里带音乐的段落大大小小近20个。”

“怎么一首歌里有那么多次转调!每一次起承转合,每一回层层递进,大升大降,调性复杂得你难以想象。”

阎维文顿时心里没了底。他开始担心自己究竟有没有能力拿得下来,自己的零经验会不会拖了整个剧的后腿,甚至萌生了退出的想法。“睡到半夜醒来,一想到这部歌剧就开始出汗。即使不醒来,梦里也都是一个又一个唱段。我从来没有如此紧张过。妻子出门几天,一见面就说我都有点脱相了。身边的亲朋好友都劝我,第一次做,尽力做好就是了。可我不希望只是合格,只是还可以,我要的是最好。”

责任编辑:卓志沐
相关新闻
相关评论>> 
从今年起,征兵时间统一由冬季调整为夏秋季,即从8月1日开始征兵,9月1日批准新兵入伍, 9月30日征兵结束。在普通高等学校组织大学生征集的时间可适当提前,在大学生离校前组织体检、政审和预定兵。
你认为征兵时间提前好吗?
不好